时常断片

文章想更新的时候再更新吧

来,点文吧

最近想写单cp的文,你可以在下面回复你想我写的cp,除了路人和聂卫以外什么有关卫庄受向的cp都可以点哦!不用写梗,我自己想梗就可以!然后我就写点名最多和最少两位的cp文…不要问我为什么写点名最少的,冷门的世界你们不懂,哭唧唧
++++++++++++++++++++++
点名结束
我刚才算了一下点名,政哥果然点的最多,其次是胜七,再其次韩非。然后燕丹、子房、伏念、白凤、星魂、玄翦票数都一样
政哥的文我会去写,然后一票的……我去抽个签就写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32)

七夕一周年啦!!!不更文说不过去啦!!虽然这章是我不知道怎么写的情况下写出来的但是也是一个心意啦!!其中有一段你们看了别殴打我!!毕竟原剧情就是那样呀!!(捂头

++++++++++++++++++++++++++++++++


32.卫庄

  被关在那个地方的时间连卫庄自己都快模糊,逃出那个地方却只用了短短一瞬。

  

  那里人去楼空,所以过去不自然的低温转换为现在的日常,略有些闷热却让人心跳加速。

  温度的逐渐攀升让束缚住卫庄的锁链也失去掉过去的力度,比起那隐藏在锁链中像是怕伤害卫庄的肌肤所以刻意营造出身体可以接受的触感,现在更像是因为主人离去而丧失掉坚持的动力。

  ...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31)

我居然更新了……我居然更新了……我居然更新了……

好久没写文我已经忘记要怎么写了,大概就是这样吧!

++++++++++++++++++++++++++++


31.韩非

  如果有什么能让韩非一想起就满心欢喜,他大概会在脑中浮现出自己家乡的样子。

  

  那里有自己的朋友家人,还有一个叫紫兰轩的地方,那里的美酒让人永生难忘。

  而之所以酒会如此无法忘怀,大抵上应该归于陪伴自己喝酒的人。

  那是一位银发青年,他很少笑,却还是很让人喜欢。

  他总是出现在自己身边,身上带着自己独有的清香,若不是韩非熟悉了那个味道,可能他会以为是紫兰轩哪位女子将香囊遗落在了房间。

  ...

拿到总裁的卡惹,这边也来p个庄喵~

all卫庄接龙(11)

上一棒在这里


白凤听到盖聂这句话,不耐烦的扬手,像是对盖聂的感谢表示很反感的样子,这倒是让在座的几人有些奇怪。

倒是韩非,在几人沉默时,问道

“盖聂先生脸色从刚才起就不太好,可是在卫庄兄的意识里见到了什么?”

这个问题让盖聂一愣。

那些画面像是浪涛在盖聂面前翻涌,理智被它堵塞的彻底。

自己看到的那些,说,才能让张良有线索交给来帮小庄的人。可那样的事情怎么能对别人说?

不说,隐瞒对小庄没有好处,但不隐瞒,小庄以后怎么面对大家?他是骄傲的,那样的事情必须深埋于泥土之中。

矛盾让盖聂眉头紧皱。

韩非看着他,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于是他苦笑。

“子房,白凤若是利用他的白鸟,你们最...

all卫庄接龙(2)

注意事项及第一章请看这里

++++++++++++++++++++++++++

第二章


等到卫庄再睁眼,发现自己竟已躺在干净的软床上,四周飘散着甜甜的芬香。

陌生的环境一时间让卫庄搞不清楚状况。

他想要坐起身,却发现自己一点力气都使不上,连撑起身体都做不到,原来是自己身上的内力消失殆尽了。

卫庄心头一惊,就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逐渐靠近。

门打开,一名白衣打扮的年轻男子手持青色玉碗靠近卫庄。

见到他已经醒来,男子淡淡一笑

“你终于醒了”他的声音温柔的像夏日凉风,让卫庄紧张的心理不由放松很多。

“你是谁?”卫庄问。

这个问题让那名男子愣住,过了半晌他才皱眉“你失忆了?”...

跟风来一发印象表。大概就是这样吧。

最近沉迷和总裁恋爱无心更文,让我缓缓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27)

这章没有逻辑,可以当我没更新过。

下章可能有不可描述,不过也不会太过分,大概就是擦边吧。

先预警一下。

话说我干吗那么早更新,说好下个月呢?

+++++++++++++++++++++++++++++++++++++

27.姬无夜

  罗网与姬无夜见面是在毒蝎门事件当夜。

  

  他们带来的信息让姬无夜大怒。

  

  那天姬无夜把墨鸦叫到面前,愠怒的表情让墨鸦瞬间明白过来。

  “我让你调查,你却抱了他。”姬无夜一把将面前装满酒水的酒杯掷到墨鸦身上“这就是你调查的结果么?”

  “他中了毒蝎门下的毒,我只是在调查的同时确保他能活着”墨鸦没有躲闪,只是望着地上的碎片说...

今天这集天九出来以后我觉得我被气笑了,这脑残编剧一而再再而三黑我庄武力就为了给那傻缺中二偶像剧剧情加戏,我实在受不了了。

等我冷静一段时间再继续填坑,大概下个月大概下下个月,说不准,反正不会弃就是了,等填完坑就去写一封万字长书骂这编剧,弱智剧情白瞎了我庄那么好的建模,气死人。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26)

最近一边废狗一边FF14,感觉肝不够用。

后面两章预计会胡乱插刀,不敢写不敢写。


  26.卫庄

  卫庄得到的新武器很独特。

  

  一种邪气缠绕在剑身,让原本就独特的样子更添诡异。

  这把剑在剑谱上没有排名,据说是因为太过凶残。

  卫庄说,凶不凶残只在于使剑的人。

  铸剑师笑了笑:“渊虹的克星,却上不了剑谱,不是简简单单一句话能解决的。我铸造它本是为了与渊虹相搏,没想到这两的境地却如此不同。”

  卫庄回答道,“既然你已经给它取名为鲨齿,并将它给了我,就是它的归宿。有朝一日它折断渊虹,也会是个不错的回报。”

  这句话之后,铸剑师突然沉默起来。

  等卫庄...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25)

这个太长我要分上下两部分来写,先发一部分

25.卫庄
紫兰轩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卫庄望着窗外想。

来到没多久便经由紫女知道了很多隐藏在暗影下涌动的势力。
卫庄有能力,所以选择一个最值得出手的时机做了很简单的事情便把其中一股不太起眼却消息灵通的势力纳入掌中。

这天,有消息流入卫庄耳中:韩王的九公子即将归来。
卫庄思考,他有印象,对于这个九王子,他和自己不是一类人,却也被韩王归于任他去吧只要别惹事那部分。在卫庄去到鬼谷之前这个九公子也曾与自己有个一次短暂的碰面,在卫庄表示理解韩王对于这个儿子 的分类时,这个九公子已经饶有兴致的和自己聊起了天上的白云是如何形成而白云变化是不是受到了外力的...

哭唧唧

一打开卫庄的Tag除了聂卫其他文都是他做攻!就算他武力天花板也不能这样用哇!!

难道这么美的人就只能做攻?

不服哇我不服哇!!(满地打滚痛哭流涕哇哇大叫鬼哭狼嚎)


好了我发泄完了,继续写文。


小庄你等我,我去写他们爱护你TAT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他去吧(22~23)

     22.嬴政

     七国境内想要找寻一个人,难吗?


     嬴政问自己。

     如果仅仅找到那个人或许不难,但找到之后如何让他见到盖聂的同时臣服于自己,却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好在嬴政对于困难一向乐于化解。...


我又来啦,欢迎大家去微博的“少年卫庄”超级话题玩哦!

卫庄水仙,把之前的大水印去掉啦。

欢迎大家去微博的少年卫庄超级话题玩,国庆期间举办有奖转发给各位卫庄粉,大家可以去参加哇!

脑洞大开!

大庄:这些鸽子……竟然不吃我手中的鸽粮

青庄:因为它们是乌鸦

大庄:我知道,只是逗逗你

青庄:哼!

对大庄闹小别扭的青庄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他去吧(21)

我要休息半个月,等国庆过完再更,先撤了,你们殿后hhhhh

++++++++++++++++++++++++++++++++

     21.卫庄

     鬼谷时光荏苒,白驹过隙。


     这天,师父把盖聂和卫庄叫到自己面前。

     他说如果不是今天看到白露后谷内的花草,大概已经忘记这是纵横两个徒弟聚在一起的第三个年头。

     卫...

写文写到一半突然抓鱼涂起鸦来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9-20)

 @珩嗤 大大建了一个卫庄受群,群号 557834971 ,喜欢卫庄受的各位欢迎来聊天呀~

+++++++++++++++++++++++++++++++++++

     19.卫庄

     卫庄躺在床上,他回忆刚才睁眼时看到近在咫尺的盖聂。


     但这个画面没让他多想,便拼了命的咳嗽起来。

     一滩水终于吐出来,他才能喘口气,然后他就被盖聂抱起来,直奔向他们...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8)

我又更新了,这次更新之后大概会暂停一段时间…

18.盖聂

盖聂见到韩非时正值大暑,这年热的异常。

他们之间本不应该有所联系,可当韩非提起一个名字的时候,盖聂却浑身一冷,那感觉好似坠进冰谷。

乱了。

再次见到韩非的时候,他正坐在月下望着银白月光饮酒。

那天月色亮的晃眼。

韩非见到盖聂深夜前来,丝毫没有露出惊讶,反倒像是终于等到在等的人一般,笑的开心。

他们俩面对面坐在院中凉亭,韩非倒给盖聂一杯酒。

“剑圣来找我,是有什么要事吗?”

盖聂拿起那杯酒,向韩非点点头,才说

“我前几日无意中听你提起了小庄…他还好吗?”

“小庄…他是你的旧识。”韩非说。

“他是我师弟”盖聂回答。...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7)

我又更了,我怎么那么勤奋啊!!快来给我点赞吧!!!
停到这里会被杀吗?不要杀我啊!我还要写后面的呢!
+++++++++++++++++++++++++++++++++++++++++++

17.卫庄
卫庄跟着老者回到鬼谷已是三天后。

在那里他见到自己的师哥,一位看起来话很少的黑发男孩。
师父说,这是你的师哥,叫盖聂。
而这位师弟名叫卫庄,你可以叫他小庄。
卫庄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师哥,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对于自己的到来,师哥也只是点点头,露出一个看起来很奇妙的微笑。

起初,他们被分在一个房间。

卫庄睡觉很容易被惊醒,所以当听到盖聂深夜偷偷从床上坐起来的声音,他自己也醒了。
“你要偷袭?”卫庄问。
“我只是想...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6)

考虑了很久才准备这样写,没办法,大致走向改不了就写的狗血点吧
谁让我不知道怎么发展剧情好了呢(被打死

+++++++++++++++++++++++++++++++++


     16.韩非

     韩非觉得姬无夜最近对自己杀意更甚,原因可能不止上次那事。


     他手臂被箭刺穿,在昏迷前听到卫庄放轻声音的关心,突然觉得伤口也不是那么疼了。

     只是伤口比以往恢复速度慢上许多,这到...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5)

标题换个方式吧。

嘻嘻,可惜这样的卫庄以后不会再怎么出现了,有点舍不得。

++++++++++++++++++++++++++++++++++++


     15.卫庄

     他在冷宫出生,那时他每天都会听着母亲清醒时的教诲。

     后来他的母亲走了。

     走去哪里他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大概不会再回来。


     那年他遇一...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4)

下章开始洒狗血,这章继续过渡。
我很久没有过逻辑了,可能他一开始就没来过吧。

+++++++++++++++++++++++++++++

14.欲
血衣侯很清楚的明白到姬无夜犯了忌,只是这个忌还未被姬无夜自己察觉到。

血衣侯说韩非的存在只是一枚砝码而已。
砝码站在天平中央,左边是法,右边是沙。
沙?姬无夜问。
是的,沙,如水却不是不可及。
这和法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一介司寇而已,法之外是我们,我们凌驾于法之上!姬无夜狠狠地说。
权力的斗争于我们和对手之间,砝码是很必要的一环。
血衣侯说
沙可以掩盖很多真相,也可以堆砌出假象,而法则是洗刷它们的工具。
那又如何?韩非不能活着,他的存在对于我们就是种威胁。姬无夜...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3)

写第13章脑子里面已经出现了第19章的内容哈哈啊哈哈哈
++++++++++++++++++++++++++++++++++++*++++

13.妒

幫姬無夜調查的人很多,現在他終於知道那位武藝連自己都摸不透其深淺的銀髮青年名為衛莊了。


衛莊…


這個姓氏讓姬無夜笑意漸冷。

亡國之人,也敢對自己表現的那麼高傲。

看來应该讓他知道自己勢力所及範圍能做到何種地步了。

韩国境内自己的势力还没有让自己失去过想要的东西,强迫他、囚禁他、奴役他,这些事情在韩非消弭之后都可以动用自己的权力做到。

姬无夜这样想着,召来了一名男子。

“事成之后,就把这个女人给你”

“不,这是将军的人,我...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2)

真的很撩嗎?真的嗎?我寫的好開心怎麼回事呀!

++++++++++++++++++++++++++++++++

12.羽

墨鴉看到衛莊半倚在窗邊,露出從未見過的慵懶。


本以為這個男人不管發生什麼事臉上那副表情都不怎麼變化的,今日見到他這個特別的樣子,更讓墨鴉對他有了興趣。

這時,墨鴉又想到了自己的任務。

姬無夜要調查的目標竟然是自己一直在看的人。

這是巧合還是緣分?


墨鴉想到這裡,笑了笑。


一隻墨色飛鳥停到那扇窗前。

蹦噠兩下,靠近了不知道為甚麼笑得極為動人的衛莊臉邊。

衛莊看著它,伸出手。

黑鳥像是毫不認生一樣,跳上那隻手。

衛莊輕笑的聲音自嗓中散出,他...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1)

是这样的!我上班时间打文都是用手机,手机输入法是繁体,所以文也是繁体,后面更可能是繁体和简体互相串联OTZ,反正就是这样啦。

++++++++++++++++++++++++++++++

11.王

嬴政从来不知道盖聂的梦境会如此有趣。


想讓蓋聶頑石般牢固的內心防壘被陰陽家咒術窺探本不太現實,但自從手中那两副畫被他看到之後他原本處變不驚的外殼下便有些裂紋開始逐漸擴大。而讓陰陽家在神不知鬼不覺下順著那縫隙潛入,雖有難度,卻不是無從下手。

正因為這樣,嬴政才對畫中人的興趣更深,因為他十分想知道,這個幾乎可以稱得上妖異的男子,究竟有何能耐,竟然能讓劍聖都被吸引。


於是,嬴政看到劍聖...

【all卫庄】七夕什么的,就由它去吧(10)

一边写一边对着脑内画面犯花痴,我没救了没救了

++++++++++++++++++++++++++++++++++

10.瞳

张良有点后悔今天来到紫兰轩。


他敲门,门紧锁。

他明明听到韩非在笑,可自己居然被关在门外许久。

张良觉得自己应该回去了,毕竟还有太多的事情在等他。

可他刚想转身就被开启门缝的一支手拽进了房。


这个时候张良才看清楚房内的情况。

韩非靠在门框,他面前的卫庄半倚在窗边,房间内的烛光与窗外的月光混合在一起包裹卫庄周身,不知什么时候被抹掉的半丝水粉让他一双眼睛显得更具诱惑力。他少见的轻笑,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像把羽扇轻拂自己心脏。

张良看到韩非脸有一点泛红...

© 时常断片 | Powered by LOFTER